《华盛顿协议》与工程教育认证

1. 由来

《华盛顿协议》于1989年由来自美国、英国、加拿大、爱尔兰、澳大利亚、新西兰6个国家的民间工程专业团体发起和签署。该协议主要针对国际上本科工程学历(一般为四年)资格互认,确认由签约成员认证的工程学历基本相同,并建议毕业于任一签约成员认证的课程的人员均应被其他签约国(地区)视为已获得从事初级工程工作的学术资格。2013年,我国加入《华盛顿协议》成为预备成员,2016年年初接受了转正考察。燕山大学和北京交通大学代表国家成为《华盛顿协议》组织考察的观摩单位 。2016年6月2日,中国成为国际本科工程学位互认协议《华盛顿协议》的正式会员。

2. 内容

《华盛顿协议》规定任何签约成员须为本国(地区)政府授权的、独立的、非政府和专业性社团。目前《华盛顿协议》有正式会员10个,分别为来自美国、英国、加拿大、爱尔兰、澳大利亚、新西兰、中国香港、南非、日本的民间团体和中国科协;预备会员5个,分别为来自德国、马来西亚、新加坡、韩国以及中国台北的民间团体。《华盛顿协议》是国际工程师互认体系的六个协议中最具权威性,国际化程度较高,体系较为完整的“协议”,是加入其他相关协议的门槛和基础。2016年6月2日,在吉隆坡召开的国际工程联盟大会上,全票通过了我国加入《华盛顿协议》的转正申请,我国成为第18个《华盛顿协议》正式成员。

3. 用途

《华盛顿协议》每两年联合其他协议成员一起召开国际工程大会,会议期间除交流和讨论有关重要事项外,还讨论有关预备会员和正式会员的吸纳事宜。每次大会结束时,必须指派一名成员作为主席成员,由该成员任命的人员作为大会主席,任期至下次大会结束。大会同时指派一名成员承担作为秘书处的工作,任期至下次大会结束。秘书处应保留每次大会所作的讨论和决定的记录,帮助各签约成员进行交流,并纪录交流内容,应向签约成员或其他有关方面提供能有效实行本协议的措施和手段。主席和秘书处应来自不同的签约成员。

4. 规定

《华盛顿协议》规定,各申请组织首先被接纳为预备会员,最快须在成为预备会员两年后才能成为正式会员;正式会员对新会员加入拥有一票否决权;递交预备会员申请的时间须在每届国际工程大会(下届大会拟于2007年6月召开)前六个月;申请时,必须有《华盛顿协议》的一个或多个正式成员作为联系和辅导,并在申请中须有至少2个《华盛顿协议》正式会员为申请预备会员组织提名。

5. 我国成为《华盛顿协议》成员国的意义

通过认证专业的毕业生在相关国家申请工程师执业资格时,将享有与本国毕业生同等待遇。加入《华盛顿协议》将对我国工程类后备人才培养起到重要作用。大学工程类本科教育培养出来的大部分人应该是当工程师,少部分是做科学研究的。所以衡量工程类的学生大学本科阶段是否得到了充分的锻炼和培养,需要引入国际标准。有了这个标准之后,学生按照这个标准来学习,老师也按照一定标准的导向和要求去授课,学校要根据要求安排工程类实践的环节来提高人才培养质量。这样的人才培养模式对解决我国工程实际应用方面的需求问题将起到很好的作用。  加入《华盛顿协议》只是我国工程人才国际化的第一步,是仅仅就教育的一个国际互认,最终的目标是要实现职业工程师的国际互认。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正在往创新型国家发展,但大家的工业化进程并没有完成,在这个时候强调工程教育的认证和国际的互认意义显著。大家想在国际上发出声音,就要走出去,也要引进来,相互之间建立一些规则,这方面发达国家有很多好的经验供大家参考,大家有好的经验也可以贡献到国际上去。今后大家有了话语权,就可以参与制定规则,这对中国未来的发展将起到重要的推动作用。  加入《华盛顿协议》,随着中国实施更加开放的人才政策,工程技术人才国际交流合作日益频繁。此次顺利加入《华盛顿协议》是提高中国工程教育质量、促进中国工程师按照国际标准培养、提高中国工程技术人才培养质量的重要举措,是推进工程师资格国际互认的基础和关键,对中国工程技术领域应对国际竞争、走向世界具有重要意义。  正式加入《华盛顿协议》,标志着我国高等教育对外开放向前迈出了一大步,我国工程教育质量标准实现了国际实质等效,工程教育质量保障体系得到了国际认可,工程教育质量达到了国际标准,中国高等教育真正成为了国际规则的制定者,与美国、英国、加拿大、日本等高等教育发达国家平起平坐,实现从国际高等教育发展趋势的跟随者向领跑者转变。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